头部banner

则水牌往事

出自: 2013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阿兔嫂窸窸窣窣地把门拉开一条缝,探出半张脸,双眼四下滴溜地瞅。阿兔嫂的眼睛扁长又两端微翘,男人对上她的眼心里会莫名地发毛。当她确定路上没有可疑的人后,就用食指蘸着嘴边的唾液,数着乱糟糟的一手毛票。一想到信口开河半个小时,就赚了五十元,她丰腴的脸上泛起了更深的红晕。

  中午的则水牌空气龌龊,染过猪血的鱼网、腌制的河鱼,晾在路边的石垛上、竹竿上,空气中混合了腥膻、呛鼻的咸辣味。阿兔嫂的老公在渔业大队管鱼塘,常把鱼晒成干往家里送。阿兔嫂吃厌了鱼干,喜欢嘣脆的酱瓜!常有人拿她开玩笑,说阿兔嫂喜欢吃酸的,怕是肚皮里有了。她嗤笑地回答,老娘肚皮里就怀着你这个臭小子!
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当代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