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买台机床安在家

出自: 2015年第12期
字体: | |


  一

   我家住在河西后街,那里住的全是机械厂的职工家属。

   我爸爸是1958年从郊区招工到机械厂的,进城前,我爷爷把家里最好一床厚棉被子让他带走。临走时一再叮嘱我爸爸,嘴巴是吃饭的,也是招祸的,你是农民,记住了就是一定要少说话,多干活。这是咱农民的本分,也是你能活下去的本钱。我爸爸照爷爷的叮嘱少说话多干活,最后熬到了八级钳工,在这行当里算是顶天了。论手艺,爸爸在机械厂堪称是一绝,做出来的活儿讲究,地道精细。他人也出奇的老实,厂里随便找出个人就能管他,是人不是人的都敢戳着他的脊梁骨。他也不恼,对谁也只是嘿嘿一笑。厂里烧锅炉的有个坏小子叫嘎乌,总是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当代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