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手机响了

出自: 2016年第1期
字体: | |


  春二月,日头暖洋洋,像一条大棉被,把大地松松软软地包裹在里面,又暖和又舒服,把柳条上的嫩芽儿都快给焐出来了。连升老汉和十几个老汉蹲坐在村前的一段墙根下晒日头。这里视野开阔,村前就是田地,地里生长着还没有返青的麦苗,田野的尽头是远山。喜鹊在田野间的杨树上飞来飞去,让呆板的天空变得稍微生动了些。日头把老汉们焐得懒洋洋的,有人把棉袄解开了,敞着怀,透气;有的把眼睛闭上了,想在日光里睡一觉。晒日头是老汉们的日常功课,只要天气还好,他们一准会从家里出来,聚集在村前这段老墙下,蹲坐成一排溜,让日头给他们点卯。整个冬天他们就是这样过来的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少了两个人,那两个老家伙睡到棺材里去了。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当代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