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夜风习习

出自: 2017年第1期
字体: | |


  我再次到达泥河镇时,日已西斜,懒洋洋地挑在镇西面粉厂上方。我从北边来,方口袢带鞋上沾满稀泥,肩上背着装满咸梭鱼的布袋,手里攥着一把紫红色的水蓼,我长长的影子一直拉过小路和路边的野草,跌到路东边荡漾着绿色藻类的水沟里。

  等我站上镇西小石桥,将已经蔫软的水蓼扔到桥下时,确定上了那个瘦高挑的当。

  其实,和瘦高挑分手不久,我心里就开始打起鼓,不祥之感在心里慢慢扎下根,很快钻入五脏六腑,脚下也踉踉跄跄起来,一连摔了几个跟头,弄得满身泥水。但我强撑着,心想没准真是他说的那样,明天或者后天,我出海的父亲就回到家了。在我很小的时候,也许是刚开始上小学,也许还要早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当代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