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坑村旧事

出自: 2017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关于我爹是不是我爷爷下的种这件事,只有我奶奶心里有数,别人都是瞎猜。不过有人说我爹是哑巴的儿子,这话乍听上去似乎有点逻辑,因为1939年夏天,哑巴到我家当帮工时,我爷爷已经被鬼子的狼狗咬伤了。伤口溃烂化脓,把整个坑村的蝇虫都招到我们家来。那个夏天,我奶奶不得不像当年在成家班戏台上唱戏那样,抖着一方绸巾,不停地驱赶纠缠不休的蝇虫。我爷爷一直发高烧。他大概知道自己要死了,便在偶尔清醒的时候,断断续续地嘱咐我奶奶一些后事。有一天,他叫我奶奶把挂在门后面的一条皮鞭拿给他。我爷爷摩挲着用了20年的鞭子,脸上表情复杂。我奶奶想,他一定是想着他驾着他的马车走南闯北的日子呢。得说一下,在我们坑村这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当代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