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苟且狗活

出自: 2018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农村老家,尚在乡供销社上班的父亲养了一只有着奶牛花纹的土狗,起名“花崽”。这在农村算不得什么稀罕物,天天吃着奶奶拌的麸子面,只有下班回来的父亲会偷偷丢半块馒头给它,算改善生活。花崽于一个下午离奇失踪后,家里便再也没养狗。光阴荏苒,父亲从乡镇干到县城再到退休,此事连提都不提。就像一道看不见的轮回,家里养的第一只宠物狗,缘由亦来自于父亲。

  退休后的父亲像泄了气的皮球,一点一点颓废下来。父亲混了一辈子官场,本应深谙人走茶凉之道,但真落到自己身上却解不开疙瘩了。他先是对白天时光无从打发,再是对没有酒场的夜晚品之无味,于是便整日闷坐书房,瞅着一张张泛黄照片发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当代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