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极致之伤

出自: 2018年第3期
字体: | |


  现在是十月份,可以说,我从东沙区搬到现在的红枫公寓都三个月了,还从没见过我的对门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听到了他或她轻轻走路的声音,炒菜、刷锅的砰砰声,以及洗澡时的淋浴声和开关橱柜的声音。有时,对门家也会放音乐,不是歌曲,倒像是风笛或者某种乐器演奏出来的那种轻音乐,很悠扬。另外,我也曾通过门镜看过对门不止一次两次,而是很多很多,每次都是徒劳的——他或她晚上基本不出门,而我只有晚上有时间,白天要去教学,这就弄得我和对门见面的机会更少了。可就在差不多半个月之前,对门家突然安静了,随后我就没听到任何响声。“难道对门搬走了吗?”我还这样想过。可以说,这种安静持续了一个星期,也让我胡思乱想了一个星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当代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