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地下道爷爷

出自: 2018年第5期
字体: | |


  1

  我脑海里留下唯一关于爷爷的影像,是他倒开水给我喝的神情。那时候我约莫四岁,但只是推测,因为五岁上幼儿园之后有了较清晰的记忆,而当时爷爷已经消失在生活中。

  他缓慢地翻过渍黄的瓷茶杯,提起铝制茶壶,提手上的螺丝微微发出金属的摩擦声。我仰头看他脸上灰白的胡碴,与那种看着遥远记忆似的微笑。然后开水满溢出来,我们安静地看它发生,水漫至桌缘再滴落地板,弄湿了我的拖鞋。

  但之后爺爷去了哪里呢?我不知道。彷彿被拨错的电话铃声吵醒的午睡,残留零星片段的幻梦那般,薄弱的记忆难以拼凑。如果说他死了,我确信自己一定可以记得一场即使不盛大,也必定严谨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当代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