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莫斯科情人锁

出自: 2018年第11期
字体: | |


  1

  处暑当天晚上,祁丽丽想吞下整瓶安眠药。女儿睡得好好的,忽然就哭了。很奇怪,她循着女儿的哭声,接着就想到了保卫老霍。她愣怔了一下,双手哆嗦掉半握的药瓶,白色药片撒落一地。有雷声从远处滚过来,凌乱的雨点扑在窗玻璃上,越来越密,像人脸上奔跑的泪水。她的意识似乎又复活了,有什么东西重新钻进了脑子里。外面忽然“咔嚓”一声惊雷,伴着闪电就像在她头顶炸开似的。一片透骨的明亮让她恐惧。她全身剧烈哆嗦了下,扑上去抱起一岁多的女儿,心一揪一揪地疼。这种疼痛连接了下体的痛,丝丝缕缕的,迅速在全身蔓延。孩子出生时是巨大儿,老公成辰却拒绝“剖宫产”,任她苦苦哀求也没用。婆婆驴脸耷拉着说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当代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