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喜勺旅舍

出自: 2019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1

  出门在外的金昶与余生相遇于扶州。一个烟雾溟濛的傍晚,在余生前面走的是穷途末路的落魄书生金昶。无声无息昏倒在地的金昶绊了余生一脚。余生救起奄奄一息的金昶,同时为实现金昶的心愿赠纹银三十两。临别时,半幅已无光芒的残阳血一样放出红艳来,使得浑茫的大地诡异万分。金昶内心大撼,执意要与余生结拜为异姓兄弟。仪式很简单,他俩撮土为香,发了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之类的盟誓,之后便匆匆分手了:金昶往北余生往南。

  往北的金昶赴京赶考,往南的余生为生计而奔波,走进香城。

  往南的余生摸爬滚打数年,挣够了立足香城的资本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当代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