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1983年的围巾

出自: 2019年第4期
字体: | |


  一

  当女儿把获奖照片拿出来的时候,爷爷奶奶、外公、丈夫都欢欣鼓舞,带着讨好的神情、满怀喜悦地祝贺,只有罗春梅和母亲在陪着尴尬笑,笑里有很多苦涩和心酸。当然,两个人的心事,在一大家子精神亢奋的人面前,显得可有可无。这种心酸或者苦涩虽然已经尘封,但是女儿的获奖,如同一个久经沙场的医生,把这块已经钙化结茧的伤疤撕裂开来。

  女儿小燕子特别兴奋,一到家就叽叽喳喳叫个不停,跟农村屋檐上的小燕子差不多。这让罗春梅两口子像过年过节一样充满了喜气。她告诉爸爸妈妈已经自作主张电话通知了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来家里吃饭,她有重要事情宣布。罗春梅很好奇,问什么事情这么兴奋?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当代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