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姥爷家的红杉树

出自: 2019年第5期
字体: | |


  一

  我刚记事的时候,姥爷家的那棵红杉树已经非常高大,塔状的树冠直插云天,八里外都清晰可见。我村离姥爷家八里路,母亲常站在寨墙上指着娘家的方向给我说,看,那是姥爷家的红杉树,方圆百里独一无二。母亲说得没错,在那时的华北平原农村能生长这样一棵亚热带树种,的确稀罕。但母亲不知这棵树将随着它主人的宿命走到生命的终点。

  那年秋天,姥爷病入膏肓,气如游丝了。母亲忙收拾一个装着布料、棉花的大包裹,领我往她娘家赶。边走边说,你姥爷勤劳、节俭一辈子,活得不值。接着又说,死了好,死了不用受罪了。那时候,我对生死还没有清晰的概念,又不和姥爷一起生活,所以不悲伤。母亲扯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当代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