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陪护

出自: 2019年第7期
字体: | |


  203班教室外,又传来旺旺的哭嚎声。此时,我正在操场上那棵翠绿的香樟树下,复习《古代文学》的讲稿。上午九点的阳光,透过密匝匝的叶片,牛奶般源源不断流淌在我的身躯和讲稿上。

  我赶紧从草坪上蹦起,朝2号教学楼跑去。我看到张老师已把旺旺提到了走廊上,正对着旺旺咆哮着。我噤若寒蝉贴上前去。张老师瞥了我一眼,说,又摸人家屁股了,真是狗改……

  张老师突然停下,不说了。我看到张老师气得胸部一起一落,一落一起。我立即朝张老师道歉,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都是旺旺不乖,都是旺旺不乖。

  我把旺旺拢在臂弯,用手摸了摸旺旺的小脑瓜,嗔怪道,你这孩子,上学前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当代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