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梦来梦去

出自: 2020年第4期
字体: | |


  闻到了一种香气,有点像刨木花香。肯定不是长在土里的树,活树是把自己的香藏在心里的。锯断的树会泄露一些气味,但需把鼻子凑到截断面才能闻到。刨木花是成年树把自己放倒了,剖开了,刨薄了,变成上百上千上万个卷,卷成一个个没有肚肠的嘴,开口即香。

  我寻觅着,香气有些变了,好像从刨木花退回去,香气是曲里拐弯的,像一朵花的结构。

  我走了没几步,却是几千里的路。看到一个场地上,一个人闲站着,一个人身子一动一动不知在干什么,地上还扔着好几根原木料,黑乎乎的,青苔尘土混杂,有幽香溢出,直透鼻腔。

  不知那两人长什么样,我没看,我的目光对准了地上滚圆的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当代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