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孢子

出自: 2020年第9期
字体: | |


  一

  八月时,离开会州已经一年多,我去了新疆,在晒葡萄干的土坯晾房里每天做扎铁丝架子的活。这件事算不上高兴,我却尽情吃够了葡萄。

  我挑淡绿色、颗粒最大的葡萄吃,味道酸酸甜甜,恰到好处。一起干活的人爱吃酒红色的葡萄,那种葡萄有硌舌的砂砾感。工闲时我们待在晾房一角,透过砖墙上无数个通风孔看外面单调的荒漠景象,模糊的群山远景下有时跑过一些褐色斑点,掀起扬尘,那是马群。我们没能说上几句话,就拎起筐里一串还没挂上的葡萄吃,热乎乎的风一阵阵吹来。他是个干瘦的外地人,手跟泥一样黄,最初一星期吃起葡萄如饥似渴,后来和我一样挑挑拣拣。

  那一阵我们只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当代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