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缝隙

出自: 2020年第11期
字体: | |


  事后,文清丽经常想,当时姚柱的脸为什么那么丑,话更丑,邻居家的大狗恶起来也没有他凶。三个人的魂被他的丑吓掉,许久没有折返回身上。

  生活了二十年的家突然变成冷库,寒气逼人,文清丽是在一瞬间产生这种可怕感觉的。她知道心冷了,想暖过来很难。搬出去,更恰当地说是逃出去,是她应对姚柱丑恶行径的唯一办法。用“丑”来说姚柱,她知道这个字的分量,但是却找不到别的更合适的字眼来说他。

  她怀念自己那幢破旧的楼房,三楼,面积不大,只有六十平方,现在租了出去。不过,如果她想收回房子很容易,因为出租房子时,她向租客留下活话,可以随时收回房子。女儿小蓉却反对她搬回老楼,态度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当代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