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荷灯

出自: 2020年第11期
字体: | |


  大奶奶死了,噩耗是村长打电话告诉我的。他说,大奶奶在中元节晚上放荷灯时滑进河里淹死了。

  我把大奶奶的死讯告诉祖父和父亲。祖父已经被血栓拴住好几年了,记性也不好,根本想不起来这个死去的女人与他有什么交集,僵硬地笑笑问,谁啊?祖母在一旁给他开玩笑说,你的那个老婆死了,去送送她吧。祖父摇摇头,还是记不起她是谁。父亲说,她与咱老刘家早已没有什么瓜葛,又路途遥远,寄点钱回去,让村长帮着葬了吧。

  我觉得这样对待大奶奶太薄情,这个为老刘家坚守了一生的善良老人应该得到尊重,我决定回老家送她最后一程。于是,关于大奶奶的事迹才在我的思想里渐渐条理起来。

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当代小说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